《命案现场清洁师》:将汙染区块「毁尸灭迹」的工作日常

生死两安

在某些人眼里,「命案现场清洁师」可能是既神秘又令人佩服的行业,经常有人跟我说,「你做这行是在做功德耶,好了不起!」相对的,我们也会被某些人瞧不起,有时对方光是听到我们的职称头衔,就会不经意地退避三舍、离我们远远的(可能还会发出「唉唷」声),直觉我们身上可能很髒还带细菌。然而,即使这份工作不讨喜,还是要有人来做。

「坚定的意志,强壮的肠胃,坚强的心脏,过人的胆识。」或许就是命案现场清洁师的最佳形容词。在命案现场,经常伴随血迹与尸臭,若让家属自行清理,是非常残忍的,且往往因一般人专业度不足,更容易留下细菌或病毒,对生理或心理造成不良的影响。

考量到现今在台湾,如遇到需要清洁现场的状况时,通常的处理方法是:

1、家属自行清理:即往生者的家人清理命案发生的环境。但这无疑将为家人带来二度伤害,尤其亡者是非正常死亡的情况下,若由家属清理现场,原已陷入悲伤的情绪容易变得更不稳定,很难在时效内清整完成。

2、殡葬业者处理:若是现场情况较不複杂,需要处理的物件也不多,在家属的委託下,殡葬业者也会协助清洁现场。礼仪师们虽然对于命案现场有较高的「抵抗力」,但是毕竟不是专门做清洁的人员,有时工作时间上也较难配合,无法彻底且细腻的复原环境。

3、殡葬业者找工人来协助清理:当案件现场需要大量人力,例如需要拆除、搬运,甚至是汙染面积过大、而超出殡葬业者所能处理的情形时,便得要委託工人来清理(不找清洁公司是因为清洁公司一般不敢接这样的案子)。至于工人哪里找?就是找平时在殡仪馆协助处理事务的工作人员,谈妥费用后,他们便会轻装简行至现场进行清洁。

工人们用的工具很简略,我甚至戏称为「三神器」,就是「盐酸、拖把、漂白水」,因为不是清洁的专业人员,过程中无法进行深度清理,就是很简单的用盐酸清洗血迹,再用拖把将血迹处理掉就好;至于味道,买个几瓶漂白水洒一洒,只要点收时不会臭就好。如果之后又有臭味,他们可能会说是「心理作用」啦!反正已不关他们的事。

此外,工人们不像家属或殡葬业者知道往生者的死因,所以不会去确认环境中是否有高传染性的细菌或病毒;加上劳动强度大,常常穿着背心就上工,没有任何的环境防护措施,所以很容易感染而影响健康,着实令人堪虑。有鉴于以上,我们不仅针对特殊现场培养专门的清洁师,并进行教育与训练;同时在硬体设备与药剂方面,也进行「专业化」及「程序化」的提升。

为了客户的心理层面以及环境清洁卫生着想,我们在每一次的清洁工作结束后,就会立即将使用过的清洁用品全部丢弃,也就是说,在某现场用过的扫具,绝不会出现在第二个地方;而我们也需要使用特殊的药剂来消毒及去除空间中的气味,还给客户一个适合生活的环境。

我曾经因为这样的做法,被一位业界老前辈训斥过,说太浪费了,他一年只要换三支好神拖就好,省钱又方便,何必每一次清理现场后就将拖把丢了,有时还要丢掉好几支。

我有我的坚持。如果今天你请某人来打扫家里,刚好他曾经打扫过特殊现场,又非常的刚好,他带来了同一支拖过别人家血迹的拖把,要来拖你家的地,你愿意吗?拖了之后,看起来光亮的地板到底是乾净还是髒的?


命案现场清洁师最常要面对的状况,是往生者在死亡数日(甚至是数月)后才被发现,此时遗体早已因为时间、空间及温度等种种因素产生腐败现象(死亡后组织蛋白质因细菌发生分解的过程),造成尸身肿胀、蛆虫滋生、器官自溶、皮肤液化等结果。遗体由殡葬业者协助家人运送至殡仪馆,至于残留在地上的排泄物、血水、油脂、皮肤、指甲、毛髮、各类组织以及蛆虫蚊蝇等,就是我们的工作範围了。

清理满是血迹和残骸的现场,与一般的打扫环境不同,任何血液、组织、残留物⋯⋯等,都必须视为潜在的感染源;每一滴体液、血迹也都有可能携带致命的病毒与细菌,甚至转为严重的传染病;而蚊蝇则是传播媒介之一,所以防护措施及清除蚊虫尤为重要,必须彻底清洁乾净,才能防止病菌感染。所以我们主要就是将汙染的区块做到「毁尸灭迹」的程度。

但在工作之前,首先要挑战的却是「着装」!穿戴防护衣与防护面罩真是一大挑战,用一个字形容叫做「热」,用两个字形容叫做「好热」,用三个字形容叫做「有够热」,用四个字呢?简直要「热到靠北」了!尤其夏天时穿上防护装备后,闷热的感觉就像是进入蒸气室,加上工作时因为怕味道四处飘散,电风扇与冷气也不能开,我们就只能在空气不流通的环境下埋头苦干,汗水一滴一滴滑落,最后汇聚在脚边,眼睛也不时地被汗水及蒸汽给模糊了视线,有时工作到后来,我都不知道流下的是汗水还是泪水。

等到清理现场时,我们会先清洁一遍表面,并妥善处理汙染物,接着就进行深度清洁,包括全室环境的清洁与孔缝间的清理。如果只做「表面工夫」,渗留在地板下以及墙缝里的体液都可能会滋生病菌类。在现场还有许多要注意的细节,整体规划与安排、拆除或还原,以及保护自己在高危险的环境下避免感染,都有赖清洁师们的专业知识与技能。

相关书摘 ►《命案现场清洁师》:她是往生者的室友?这幺臭她吃得下那个便当?

书籍介绍

《命案现场清洁师:跨越生与死的断捨离.清扫死亡最前线的真实记录》,橡树林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卢拉拉

每一次的任务现场,总不乏人多嘴杂的议论甚至批评,热切谈论着往生者的种种。然而,如果大家真的在意,怎幺不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来关心呢?或许就不会发生憾事了。我不过问往生者的以前,那已成定局,知道了又如何?好好的面对与重视眼前,才是重要。

这是一个你我都陌生,却不容忽视的行业!不仅日本有特殊清扫队长,台湾也有一群人在此专业领域帮助需要的生者及逝者!本书即藉由台湾特殊职人「命案现场清洁师」的工作见闻与独特体悟,带我们直视最写实、却也是最难以想像的事件现场。

作者在书中分享,每一次出任务,要清除散落在各处的血迹血渍,可能也要协助捡拾蒐集残肢,所以除了必备的特製服装与专业技能,更需要胆大心细与吃苦耐劳的心理素质。而在清扫过程中,有时要安抚家属的悲伤,有时要面对外行质疑(甚至同行相欺),有时也会遇到蛮不讲理或者讨价还价的客户,当然也会收到来自委託者的由衷感激。

作者说,处理看得见的髒汙与垃圾并非最困难,现场浓重腐臭味也能靠清洁药剂去除,最棘手的清整,往往是看不见的人心……。

《命案现场清洁师》:将汙染区块「毁尸灭迹」的工作日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