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音翻土 属于台湾近70年的声音记忆【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

热门搜寻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艺术水墨个展雕塑当代拍卖会陈志诚国美馆北美馆艺术新闻全部新闻焦点新闻焦点人物国际新闻特别报导名家专栏艺术市场图辑报导展览活动专题报导艺术图书馆艺术史艺术家艺文影音艺术聚点画廊总览艺文单位艺术家艺术品线上艺廊画廊常见问题购物须知服务条款广告方案谘询免费展讯刊登电子报订阅焦点新闻造音翻土 属于台湾近70年的声音记忆【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导】台新艺术奖立方计划空间造音翻土战后台湾声响文化的探索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图/非池中艺术网摄。

2015-07-02|撰文者:王士源

一首的哀婉情歌〈雨夜花〉,在日治时期开始传唱,传唱至今80年来,皇民化运动时被改唱〈荣誉的军夫〉鼓励台湾人从军,如今在政治场合成为凝聚台湾主体意识的重要歌曲。这首歌,用相同的旋律,于不同的时间承载着不同的意义。声音、声响、音乐,它牵动记忆、撩起情绪,也与历史时代息息相关。立方计划空间2014年策画的展览「造音翻土:战后台湾声响文化的探索」,以台湾声响文化做为凭藉,思考声响于各时代所承载的政治氛围,探索被淡忘社会经验,今年于第13届台新艺术奖中,拿下年度大奖。这档展览,是「造音翻土」策划团队多年来,针对台湾声响文化进行的田野调查与研究成果展示。调查对象突破音乐类型界线,涵盖音乐、声响与声音艺术创作。策展人郑慧华说明,他们希望由时代演进作为线索,来看这几十年来台湾声音文化经过怎样的转变,哪些被传唱、哪些被压抑、被排除。所以他们梳理战后戒严歌曲审查制度、政府推行的「净化歌曲」、美国通俗音乐的影响、人们对声音管制的挑战与尝试、噪音运动,以及解严后众声喧哗与声音艺术的文化脉络。今年,在展览基础下,策划团队更邀集相关学者、作家、艺术家撰稿,出版《造音翻土:战后台湾声响文化的探索》专着。从那些禁歌开始 到唱着自己的歌台湾全省戒严,直到才解严,这38年又56天,是世界最久的战时戒严,也是台湾政治控制最严密的日子。在蒋介石「一年準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蕩,五年成功。」大前提下,这38年的歌曲,常被政治审查所框架。当时曾被查禁的禁歌,缘由多样,涉及敏感事件、「败坏风俗」、幽怨哀伤、为匪宣传的歌曲等等,都是被禁的理由。吕泉生〈杯底不可饲金鱼〉涉及二二八事件被禁、〈热情的沙漠〉里一声「啊~」被疑有性暗示也被禁、李泰祥的经典名曲〈橄榄树〉也曾被禁,只因里头的两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在密不透风的歌曲管制下,美国电台的美国流行音乐,便成当时年轻人音乐养分,形成台湾70年代思想文化的重要背景。而戒严歌曲创作的禁锢,也让台湾音乐知识分子思考起「台湾的音乐在哪里?」。据此,许常惠、史惟亮两位音乐教授发起民歌採集运动,录音採集台湾民谣、原住民歌谣与传统音乐。在民歌採集运动里,他们在屏东寻到了弹唱歌手陈达。陈达在日治时期便已走红南台湾农村,他以一只月琴自弹自唱,被许常惠誉为「未经人工改造的游吟诗人」。他到台北受访、录製专辑后,引起当时社会的广大迴响,以一曲〈思想起〉,「思啊想啊起……」成为社会共同的记忆。1978年,李双泽对着演唱会下的观众们愤问「我们自己的歌在哪里?」后,唱起〈补破网〉引起台下一片譁然,尔后带动台湾校园民歌风潮。李双泽「唱自己的歌」,主张要反映社会现实,但仍因处于戒严时代,触及政治敏感议题的歌曲像是〈美丽岛〉,一样被禁。反映社会议题的歌曲在戒严时被压抑,到了解严之后音乐与政治结合才逐渐多了起来,「黑名单工作室」、「农村武装青年」、「黑手那卡西」都成为推展议题的积极力量。解严后的破立 噪音运动与声音艺术而在解严后,声音创作者也开始思考「音乐是什幺?」,他们想要摧毁音乐,摧毁戒严时曾存在的音乐表演形式,在废弃空间里举办音乐活动,唱着不和谐的曲调、没有旋律与节奏的音乐。至今,在多年对声音本质的思考下,「声音」现也成为一种艺术媒介,是艺术创作的表现方式。他们回应声音的历史、开拓声音艺术的疆界。展场里,艺术家邓兆旻的作品《唱还是不唱?》,便将〈雨夜花〉这首曲子意义的更迭、相关的关键字,做成海报让观众携走,并在现场播放〈雨夜花〉前奏,让观众重新思索这首歌曲的历史叙事。这段近70年,从声音与文化交织出的面貌,便是「造音翻土」不断想谈的事情。策展人罗耀全说,他们用的方法就是从经历过的流行音乐、曾留下的声音,或是留下来的文件,来谈这些曾在人们身上留下来的历史痕迹,召唤出人们身上的共同记忆。

REFERENCE

【0】对话的开启 第13届台新艺术奖系列报导【1】台新艺术奖大展 再诠释与再分享【2】造音翻土 属于台湾近70年的声音记忆【3】被国家发展迁走的家 红毛港迁村实录【4】不舒适的明日 栖居何以为诗?【5】人人都是行者 人人都在《玄奘》【6】林文中《长河》 身体是最长的一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