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现场清洁师》:她是往生者的室友?这幺臭她吃得下那个便当

社会哥的社会课

有一次,我和遗体接运员抵达某个现场接运遗体。地点是在一栋公寓的分租套房,原本20余坪的房间,在巧妙规划下,有限的空间硬是隔出了五间套房,将投资报酬率发挥到最大极限。

房子的后方摆放着洗衣机以及洗手台,而往生者居住于第四间套房,从大门就能够直接看到房门。从大门口看到敞开的房门时,因为角度的关係,视线所及,我只看得到部分床铺,床边彷彿还有个人呈现跪下弯腰的姿势趴着,似乎是跪在往生者旁边陪伴。当下暗想,里面味道那幺重,怎幺还有家人受得了待着里面。

当我正準备往前走进房内劝说,一靠近时才发现,跪在那边的不是家人,是遗体啊!当时往生者因着某些原因而跪坐在地上,上半身刚好卡在床垫与旁边书桌的空隙中,就这样子死去,随着日子过去,因为遗体巨人化现象(注),遗体肿胀变形,身躯卡死在间隙之中。

注释:及巨人观的现象,是指尸体高度腐败后出现的一种现象。在人死后,由于免疫系统停止工作,体内的细菌会疯狂滋生,同时体内的酶分解遗体并产生大量腐败气体,导致全身膨胀成巨人状,死者容貌也会难以辨认。

约莫4、5坪大的套房,地板已布满暗红色的血水,在没有窗户的室内,无处可去的异味不断从门口窜出。我强忍着呼吸,把书桌挪开以腾出空间,再将遗体翻起,使其平躺在床上。

往生者的脸部浮肿发黑变形,双眼突出,嘴唇已发肿,膨胀的腹部将衬衫撑开,露出本该遮蔽起来的肌肤。将遗体套入尸袋后,我们先搬运到走道,套入另一层尸袋后,接着便準备走出大门离开,才走下几阶楼梯,就看到一个女生拎着便当走上楼,我赶紧的和她说:「不好意思,麻烦妳先迴避一下。」

不晓得她是太过镇静还是吓傻了,面无表情的她不带任何情感的说出了一句:「我要上去,你们挡在这边我怎幺上楼。」

身后的遗体接运员这时说:「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在搬运大体,怕影响到妳,麻烦妳迴避一下。」

没想到她却不紧不慢的道:「我家就在楼上耶,你不让我上楼,我怎幺回去吃饭?」听完这句话,顿时我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我们身上还扛着正在飘散异味、流着血水的遗体。于是乎,我们只能转身,前队变作后队、后队转为前队,扛着遗体又回到了屋内⋯⋯。

就这样,头一次,我们扛着遗体进门。在门口,我看到那位女生缓缓的走了上来,接着她走了进来,并朝着我们三人(我、接体员、大体)走近!我们只好更向后退。接下来,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只看她拿出了钥匙,打开了第一间套房的门,看了我们一眼后,便走进房内、把门锁上了⋯⋯。

「她住这里?」、「是往生者的室友?」、「她不知道我们在扛大体吗?」、「这里很臭耶!」、「她闻不到吗?」、「她怎幺不怕?」、「一般人看到这状况就跑了吧!」、「这样她吃得下那个便当?」

一连串的惊叹号跟问号在短短数秒内从我脑中不断浮现,到底是什幺状况,为何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却可以如此淡定,是像一般人所说的「事不关己,己不关心」?还是她吓傻了?我深深的觉得是后者,因为再不关心,那般景象不是关上门、打开电视就能忘记的。再说,臭味也不是简单的室内隔间就能挡住。

插曲之后,我们还是顺利的将遗体搬运至车上。后续的遗体接运,在此不再赘述。数日后,当我接到通知可以清理房间时,我和往生者的家人先见面谈论后续的工作;这时已接近中午时分,家属为我準备了午餐,打开一看是肉羹饭。我们边吃边谈,本来一切没有什幺特别,直到他说:「啊!我不应该拿这给你吃的,想到那场景我都快吐了,看到这碗,就跟呕吐物很像,会不会影响到你啊?」

我淡然的说:「不会的,这肉羹饭很好吃,谢谢你。」(心中却想,你不说不就没事了吗?现在听你一说,感觉我在吃呕吐物,还不知道是你吐的还是我吐的?)在用完餐并讨论完后,我于约定的时间回到了现场,在楼下等了一阵子,才看到房东叼了根菸慢慢走了过来。房东高大结实、理着平头,穿着短袖T恤,衣裤没遮盖到的身躯都有着纹身,手臂上还有一道深深的疤痕(或许是刀疤男子吧),看起来就有种不好惹的感觉。

当他打开了大门和我上楼,光一小段路程就听他国骂不断,不停的抱怨着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害得房客全跑光了,房子以后怎幺租人。

我好奇的问房东:「住第一间的女生呢?不是还住在那?我那时还看她进去房间,现在呢?」

房东说:「那位看起来怪怪的女生喔,事情发生当晚她爸就硬把她带走了,好像是吓傻了,要不然哪个正常人会那样子。」

说真的,听到房东这幺说的时候我倒是鬆了一口气,不是对那女生搬走而感到庆幸,而是房东说的不是:「什幺?第一间有住人?你看错了吧?」

当我们抵达了该楼层,房东又点了根菸后,打开了铁门、再推开第二道木门,他说:「那屋挖操啊(台语,哪有多臭啊)?我就说这些人没出过社会没见过世面,这种味道哪算什幺?」、「不用戴口罩啦,菸味就盖过去了,你就是没见过大场面才会这样,像我啊,经历过那幺多,才不怕这些。」、「我跟你说啊,这是有多难处理?不要以为我第一天出社会,这些没那幺困难啦?那些房客事情一发生后都跑了,有够大惊小怪!」

我沉默地听着一直社会来社会去的社会哥在那说话,想着我是哪门子没出过社会?就算没出过社会,国小也上过社会课啊,我高中还是念社会组的唷!

默默看着他走向事发现场的房门,看着他转开门把、推开房门,脚正要踏进去时⋯⋯。

那一刻,所有的动作停止,时间彷彿瞬间冻结;那一刻,是伟大的时刻,是「见证奇蹟」的时刻,站在他旁边的小弟敝人在下我,就看到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过大场面,如今体悟到「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而低调潜沉当个房东的社会哥,双眼圆睁、嘴巴不自主的张大,菸,自由落体似的掉到地上,那白色的香菸、还在兀自燃烧的半支菸,吸收了地上的血水后,白色的纸菸慢慢地由白变红再变黑。

「滋」的一声,燃烧的烟熄灭了,同时也熄灭了社会哥的自信。这过程只是短暂的一瞬,之后,他推开了我,以狂奔的速度跑到了房子后方的洗手台吐了起来,并听他哀号的说:「X你娘,那ㄟ价逆压操。」(台语,怎幺会那幺臭)我关上房门,走到了洗手台看了一眼(跟我先前吃的肉羹饭一样的呕吐物后),我差点要跟他一起挤一个洗手台陪他吐了。

我只好看着旁边的墙壁跟他说:「我来处理就好,你吐的我会帮你顺便清乾净,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陪着房东下楼后,我开始了清理的工作;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社会哥,连呕吐的样子都能那幺豪迈、那幺的有见过世面。话说,在这个房子里,我见识到了好多特别的人事物,长了不少见识,我的社会大学学分应该可以多拿两分吧?

相关书摘 ►《命案现场清洁师》:将汙染区块「毁尸灭迹」的工作日常

书籍介绍

《命案现场清洁师:跨越生与死的断捨离.清扫死亡最前线的真实记录》,橡树林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卢拉拉

每一次的任务现场,总不乏人多嘴杂的议论甚至批评,热切谈论着往生者的种种。然而,如果大家真的在意,怎幺不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来关心呢?或许就不会发生憾事了。我不过问往生者的以前,那已成定局,知道了又如何?好好的面对与重视眼前,才是重要。

这是一个你我都陌生,却不容忽视的行业!不仅日本有特殊清扫队长,台湾也有一群人在此专业领域帮助需要的生者及逝者!本书即藉由台湾特殊职人「命案现场清洁师」的工作见闻与独特体悟,带我们直视最写实、却也是最难以想像的事件现场。

作者在书中分享,每一次出任务,要清除散落在各处的血迹血渍,可能也要协助捡拾蒐集残肢,所以除了必备的特製服装与专业技能,更需要胆大心细与吃苦耐劳的心理素质。而在清扫过程中,有时要安抚家属的悲伤,有时要面对外行质疑(甚至同行相欺),有时也会遇到蛮不讲理或者讨价还价的客户,当然也会收到来自委託者的由衷感激。

作者说,处理看得见的髒汙与垃圾并非最困难,现场浓重腐臭味也能靠清洁药剂去除,最棘手的清整,往往是看不见的人心……。

《命案现场清洁师》:她是往生者的室友?这幺臭她吃得下那个便当

相关推荐